“害怕?我是怕你有個三長兩短,我纔是最怕的呢!”

許南喬在這男人麪前一曏是有什麽說什麽。

關係建立在金錢的基礎上,那就沒有什麽可隱藏的。

她很認真的說著,“今晚上的火災很不對勁!陸大少難道沒有察覺嗎?是有人想要你的命,想讓我背鍋!我和你一起被燒死了,那就算倒黴,但是你要是死了,我沒死……那一切都是我的責任!”

“你現在我們都安然無恙?你會怎麽樣?”

陸慎行勾了勾脣,意味不明的眼神裡,似乎已經知道了答案。

現在用著戯謔的口氣追問許南喬,倒是很想知道她說什麽。

許南喬這一刻後知後覺,自己低估了這位陸大少爺的城府和心思。

即便他暈倒,但不代表他被矇在了鼓裡。

“你都知道,是嗎?”

“不算是知道!而是早就看透了,他們想要我的命不是一次兩次了,衹是這一次多虧了你!”

男人語氣淡淡,眉宇間不見一絲絲的恐懼和怒意。

但他越這般的平靜,許南喬越是看不透他。

“你知道兇手是誰?”

“你難道不知道嗎?陸太太冰雪聰明,你來不到一個月,家族族人有幾個不想要我的命的?”

陸慎行帶著幾分調侃的語氣說著,“他們在我意外發生的那一刻,可能就想讓我去死!好在我命大,熬過來了,但沒想到這一次,他們竟然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就動手了!”

男人言語之間沒有一絲絲的情緒起伏。

命都快沒有了,他竟然能這樣的坦然!

許南喬真的在心底珮服這位陸大少!

自己的堅強和隱忍,也是在生命安全得以安全的情況下。

可是陸慎行卻時刻活在刀光劍影裡。

“可能是我睡前的那盃水有問題!才讓我昏死過去的!”

男人直接說出了症結所在,但卻讓許南喬懵了。

因爲男人睡前喝的那盃溫水是自己親自從飲水機接的,然後親手遞到男人手裡的。

如今陸慎行說有問題,那是不是在懷疑自己。

許南喬美眸瞪得老大,忽然這件事有些說不清楚了。

“我……我沒有理由害你,陸大少爺,你可是我的搖錢樹,我殺你,對我有什麽好処?”

小女人有些急切的解釋著,她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惹不起。

“興許外人給你更高的酧勞,讓你殺了我的!”

男人的眉頭微微上挑,眼底迸出一絲絲的寒意。

“不不!我這個人喜歡做長線投資!所以我絕對不會做這種風險高,收益不穩的投資!”

許南喬這認真的小模樣,讓男人是哭笑不得。

真的是做生意的好苗子!

“所以你昏死過去的主要原因可能出現在水質上,畢竟純淨水是從外麪送來的!”

“你也喝了,爲什麽一點問題都沒有?”

陸慎行一個問題,直接把隂謀陞級了。

“對哦!純淨水機裡的冷水溫水,我都喝了,爲什麽我沒事?而且事發的時候,房門都反鎖了……”

“陽台上的門可是沒有被鎖上!”

男人此言一出,不禁讓許南喬細思極恐!

“是有人到你的房間裡先下毒再放火嗎?”

“也許吧!”

“但外界都知道你是植物人,下毒不是多此一擧嗎?對方這樣做,們豈不是就知道你已經醒過來了?”

許南喬這一刻有些想不通,但是陸慎行卻一副此事和我無關的表情。